笔趣阁 - 都市小说 - 我的光影年华在线阅读 - 第七十三章 最好的爱情

第七十三章 最好的爱情

    大事已了,马郦文一扫之前所有的阴霾,心里只觉前所未有的充实和愉快,这时方感饿得难受,肚子咕噜噜开始叫个没完。

    “来先吃饭,不着急,咱们边吃边聊,慢慢商量。”王昊搁边上听到声音,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。”

    马郦文不好意思的应了一声,情绪明显激动,她把额前的头发捋到耳后,低头拿起一旁的筷子,跟着慢慢的小口吃。

    “对了,听管导讲,王总是学表演的,小马男朋友的角色就您来呗。”刚吃没几口,她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...能行么?”这货闻言还矜持起来,假模假样的推辞。

    “看您这话说的,肯定行啊。剧本您也看了,角色设定本身就是个帅小伙,您这么帅气,演技又好,实在是太行了.....”她含着笑拍起马屁,那好听话像不要钱似的往外淌,说完夹了筷子菜,没待王昊言语,笑道:

    “而且这样一来,您跟小佟戏里戏外不都是一家子了嘛,也贴切。”

    “呃.....”

    本来王昊就要顺势答应下来,盛情难却的表情都已经准备好了,可尼玛这女人突然跟他皮这么一手,闪的他可不轻,顿时噎住。

    “咳..咳...那什么马姐,芽芽是我秘书,不是女朋友,您误会了。”他生怕芽芽尴尬忙解释,不过话语除了有些不自然竟还透着那么点恬不知耻的自豪。

    能不自豪嘛?

    男人,骨子里谁不想身边缭绕的是一瞥惊鸿、美艳绝伦、沉鱼落雁的仙女...

    这还用得着急扯白脸辩解吗?

    哪怕科学家磨破了嘴皮子说这样的男人短命,但多少个男人还是义无反顾,愿意用青春赌明天的!

    话说回来,即使吃不到嘴里,看着自己盘子里净是鱼翅鲍鱼,再看看别人锅里却是打八折的米饭咸菜,不也很带感么!

    “哎呀,你看我这人,瞎讲话。”马郦文轻轻拍了自己一巴掌,讪笑道,“小佟,不好意思啊,你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芽芽顶着晕红的小脸,急抬头摆手,轻声道:“没事,没事,马导,我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马郦文瞄着这姑娘,面若桃花,泛着羞意,眼波流转,恍若春天般明媚,嘴角上扬,一脸欢喜不禁的样子。

    咦!~欢喜是什么鬼。

    难道....

    她又转头瞅了瞅王昊,瞅这货却浑然不觉,搁那像只呆头鹅一样,心中不由暗叹:

    “果然男人都一样,真的不解风情啊。唉!姑娘这以后可有你熬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,以王昊的阅历怎么可能不懂芽芽的心思,相处这么长时间,他又不是毛头小子,好歹也是浪过两辈子的人了,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。

    实话说,他不是那种一看到美女眼珠子掉到地上,哈喇子淌到脚面上的主儿,是有底线,绝对不会随便耍剑的,毕竟做人还是心存畏忌点好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食烟火清高,他也是一凡夫俗子,也有看到美女脚下拌蒜、大脑缺氧、语无伦次的时候,但那只是老爷们对于美丽欣赏的正常状况,如果看到美女没有反映,那问题就大了,不是上了断背山,就是有功能性障碍。

    这东西人家老祖宗看的很明白,孔老夫子就曾喝着稀粥,用彪悍朴实的SD话这样白活过:

    “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直译就是做那事儿就跟吃饭一样,属于人的本能!

    饮食是民生的问题,男女是康乐的问题,人生就离不开这两件事儿!

    所以,对于美的欣赏和追求是没错的,好就是好,漂亮就是看着舒服,这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对于也曾浪过的王昊来说,他算一成熟老男人了,左拥右抱的美事,不是没想过!

    这你不能说他渣,毕竟那会儿不还没遇见自家媳妇嘛,拥有得天独厚的条件,如此想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达尔文进化论里说的好啊:

    猴群里面为什么所有的公猴子都拼死拼活想做大王?其实到头来也不过是为了占有那几个娇滴滴母猴子罢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此一时彼一时,还是规规矩矩做人,安安分分过日子吧。

    不然,你要他怎样?

    像蜚声香江两岸的山寨摄影艺术家小陈那样?

    可万万不行!太不厚道了。

    要说这小陈同学自己玩就玩吧,还到处臭显摆,明显是饱汉不知饿汉饥,不知道大天朝还有多少个光棍碗里没有见到一点肉腥儿么?

    他可倒好,吃得恶心了,不仅打饱嗝,居然还敢开吐了....

    这是极其不道德的!纯粹是给和谐社会添乱!

    再说那作品也过于直白,直接就跟A.V去PK了,而且还彪呼呼的言传身教,太明目张胆了。

    咱就别这么作了,还是维持现状吧,不是有句老话叫日久见人心嘛,将一切交给时间来处理,相信会有答案的。

    冠冕堂皇的白活一圈,说白了就一个意思,他不能对不住小狐狸。

    好吧,是他惧内,或者说他心甘情愿的宠着媳妇儿。

    这货搁那儿瞎琢磨,自以为以不变应万变,就万事大吉了,可他却不知道任何变化都不是突然发生的,都是自己无意间一点一点选择的。

    再怎么逃避,也得有面对的一天。

    你瞅芽芽跟马郦文那叫一个亲热,这才多一会儿,连姐都喊上了,还破天荒的敬了马郦文一杯酒,看得王昊瞠目结舌,要知道芽芽陪他出来应酬不是一次两次了,可从来没有在桌上跟外人喝过酒。

    “昊子,剧本我看过,小马男朋友你演合适,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嘛。”管唬喝了口酒,半解围半揶揄道,眯缝的小眼里满是调侃。

    “行吧,暂时就先这么定,那孙子呢,有什么要求嘛?”王昊冲他翻了个白眼,强行转移话题转头问马郦文。

    “嗯...要长得就像学计算机的。”马郦文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“猥琐点呗?”王昊道。

    “对,对!就这意思...”

    不知怎么了,刹那间他脑海里就蹦出一张贼猥琐的脸,他跟管唬对视一眼,俩人同时说道:

    “博子!”

    “博哥!”

    “.....”俩人齐声大笑,笑得众人莫名其妙,不知道笑点在哪。

    “黄博,我俩的一哥们儿,就跟我拍《上车,走吧》那个男主角,有表演天赋,演技绝对没问题,而且人绝对长得像学计算机的。”管唬说完噗嗤又笑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来喝酒,不埋汰他了,小心博哥知道了跟咋俩拼命。”王昊乐道。

    马郦文也没什么好反对的,她已经相当满足了,虽然没有明星大腕,但至少形象贴合,实力上能得到管导认可,那肯定不会太次。

    至此,《我们俩》的演员,算是凑齐了,还真肥水不流外人田,都是自个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而席上的气氛也热烈了起来,管唬和王晓帅作为前辈给了马郦文提了不少建议,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,大家便各归各家,各找各妈。

    临别前,王昊还是嘱咐了下马郦文,让她一定把细节搞好,该铺垫的铺垫,该整理的整理,避免太生硬,她的剧本写得太零碎,没有明朗的主线,全是一个个小事拼凑出来的。

    如果按她现在的本子来,估计很多事情都交待不清楚,很可能导致观众看不懂,或者感觉突兀。

    同时,千叮咛万嘱咐,让她攒组的时候,摄影师等主要岗位一定要找靠谱的大手子,一定要排出味道来,要美,要奔着能拿奖的标准来整。

    王昊生怕她只图省钱,什么都凑副,最后弄个鸡飞蛋打,啥也捞不到。

    最后,又安慰鼓励了一句,大体意思就是,好好干,哥们儿不差钱,对于比原计划80多分钟超时多出来的成本,别担心。

    于是乎,丫彻底沸腾了,嗷嗷回家改剧本去了,力求片子更顺畅自然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夜。

    王昊勾着腰站在水池边吭哧吭哧刷碗,小狐狸搂着他脖子吊在他后背上,两条大白腿紧紧夹在他腰上,小脸窝在他颈间,这难拿的姿势,人老人家美其名曰,陪他刷碗。

    “哥哥~”

    “....嗯,咋了?”王昊把刷好的叠在一起的碗控了控水,放到柜子里,丫头趁他弯腰时,顺势往前出溜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心里有事儿!”丫头嘻嘻一笑,伸出小舌头,不停撩拨他的耳垂。

    “啊没有,能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别看中午吃饭时,他豪气万丈的,可一回家,见了丫头立马就怂逼,心里没底,也发虚,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投了电影却没让丫头去演这事。

    他从进屋大脑就没闲着,转的嗷嗷快,都快赶上F1了,但直到现在也没想出一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切,我还不了解你,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,快给老娘如实招来。我告你,咋家家法可是坦白从宽.....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.”他僵硬的笑了笑,道:“搓衣板跪穿?”

    “让你丫臭贫!快说!”丫头的小脚蔓过他的肚皮,往下移了移,轻轻磕了一下他的小兄弟。

    “哎哟,整坏了可没的吃了哦。”

    “滚,不要脸,谁稀罕啊。”小狐狸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王昊擦干手,一手托着她屁股蛋子,一手扶住她的小蛮腰,把她整个人掉了个个,变成面对面一特定姿势,就这么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,才道:

    “哎那什么还真有点事儿,咋先说好可不带生气的啊。”他咬了咬牙,硬着头皮道,手则伸进丫头衣服里,手指头在她后背轻轻滑动。

    “嗯~说嘛!~”小狐狸轻咬他的嘴唇,似梦般的呓语。

    “今儿唬哥给介绍了个找投资电影导演,中午一起吃了个饭,我看本子不错,就投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哒,多钱啊。”小狐狸忽的撑起小脑袋,问道。

    “二百四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王昊不由一怔,忍不住问:“你咋没说我乱花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病?不挨呲难受啊。”小狐狸哼唧道,忽儿画风一转,撒着娇,“哎呀,咱们不说好了嘛,家里大事你做主,听你的。哎你说人家是不是很贤惠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,谁有媳妇您贤惠啊,是吧?”丫头的表现,太出乎意料,让他有种过完年真长大成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小狐狸那大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,显得很开心的样子,笑道:“本子呢,我看看,讲的啥啊。”

    他歪了歪身子,拽过沙发上的包,掏出剧本递给小狐狸,笑道:“讲一老太太和一小姑娘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小狐狸就这么腻在他身上翻起了剧本,王昊也不说话,脖子后仰,枕在沙发靠背上,感受此刻的时光,都是最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俩个人就这么静静的,颇有点”我与韶光共憔悴,而我们一如当初!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一直所追求的,一家子其乐融融,甜甜蜜蜜。

    也许最好的爱情,就是陪她慢慢长大,从你侬我侬的爱恋,到深情款款的陪伴,似水流年,风雨并行.....

    -------

    PS:感谢诸位的打赏,感谢《醉眼看人间》《什么名字没注册》的万赏....说实话我挺汗颜的!